大鱼和小鱼的故事

2015-2-3 黄观泉 校园文学

psb (7).jpg

  遥远的一个海里,有一只很漂亮但是很孤单的大鱼。他没有朋友,没有玩耍的伙伴,没有自己的小窝,每天只是寂寞的在最深最冷的海底游荡,有很多的海草经常缠绕着它,他在这些美丽或不美丽的海草中穿行,听着寂寞的声音,一滴一滴,如它吐出的气泡。
  
  有一天,他终于厌倦这种冰冷和缠绕了,他向上游去,感觉到水的温度变暖了,但是心底仍是寂寞的声音。当他把头探出水面时,看到了温暖的太阳,明媚的世界,阔阔的海风,还有,还有,近处一朵浪花上坐着一条红色的小鱼。小鱼稳稳地坐在上面,随着浪花来来回回,仿佛坐摇篮一样,好开心的样子。
  
  小鱼也看到他了,很热情的向他打了个招呼,“嗨,老头鱼,你好啊?” 嗯?这只鱼吓了一跳,我有这么老吗?她居然叫我老头鱼?他很生气的说,“你好没有礼貌啊,我还很年轻地,怎么能叫我老头呢?” 小鱼哦了一声,装作明白了的样子,重新打招呼说,“你好啊,老爷爷鱼。” 他气得切切的咬了几下自己的牙。 小鱼嘻嘻笑着说,“再敢提意见,就叫你老不死的鱼。试试哦。” 他被气得没办法,就只好笑了。心里想,有意思的小鱼。小鱼顺手拿出一个铁丝编成的空圈,舀了些海水,做成了一个水镜,然后递给他,一撇嘴说,“自己看看吧,好寂寞好老的样子。” 他自己看了看,吓了好大一跳,的确是,一个寂寞的憔悴的人。小鱼把镜子收回去说,“你一定是经常呆在下面的缘故了,要记得经常上来晒晒太阳了,象我这个样子,关于晒太阳我是非常有经验的,哪里不懂来问我好了。” 新鲜啊,没听说晒太阳还有什么说法。 他想着,“那你说说吧。” 小鱼笑了,说啊,其实简单的。就是当有太阳的时侯,你就出来,开始晒喽。大鱼笑了。这个充满了阳光味道的小鱼,挺有趣的啊。
  
  这样子,大鱼和小鱼成了朋友。经常逗逗嘴啊,聊聊天啊。大鱼来海面的时间越来越长了。时间长了以后,他们就成了好朋友了。 大鱼很冷的,小鱼很暖的,大鱼很硬的,小鱼很软的,大鱼很忧郁的,小鱼很快乐的,大鱼很粗暴的,小鱼很温柔的,大鱼很安稳的,小鱼很淘气的,这只是它们的表现。其实大鱼也会很暖,小鱼也很冷,大鱼也会快乐,小鱼也会忧郁,大鱼也会淘气,小鱼也会安稳,大鱼也会温柔,小鱼却不会粗暴。
  
  两只很不同的鱼在一起会怎么样呢?当然经常吵架。有时会吵到夜里两点,小鱼很气的,大鱼不爱哄她,一甩尾巴游到深海里去了。            
  
  小鱼坐在浪花上对着月亮哭,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进海里,可大海必竟太大了,这点眼泪算什么呢?小鱼想了想就不哭了,没人哄,自己哄算了。她就自己坐在那里看着星星的大眼睛,对自己说,“小鱼小鱼别生气,我来我来哄哄你。惹你生气我不对,以后不再发脾气。真的对不起,以后一定爱护你。”说着她自己就笑了,脸上还挂着泪光呢。其实大鱼没那么狠心了,他在远远的看着小鱼呢。看到她自己哄自己,可是他不好意思过去。第二天他会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,又来找小鱼玩。小鱼很好哄的,睡了一觉以后就不记大鱼的仇了,看到他还是好开心的样子。
  
  慢慢地,日子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。大鱼开心的时侯也会逗逗小鱼的,有时侯他在水底与海草缠绕时,也会想一下那只浪花上坐着的小鱼在做什么。彼此虽然不同,但不妨碍他们互相的掂记。大鱼虽然喜欢和小鱼一起玩,但他是喜冷的鱼,他的家必竟是在海底。海底的石头虽然冷,海底的草虽然乱,海底的世界虽然寂寞,但对于他来说都是无比的真实。
  
  浪花上的小鱼虽然有趣,虽然温暖,但是对于他来说,越温暖就越虚幻,越明亮就越遥远。海里的任何鱼都不能为对方改变自己的属性的。不是不想改变,是不能改变。无论暖的变冷、还是冷的变暖,无论海上的到海下、还是海下的到海上定居, 都只能是一种结局,因为无法适应而死去。大鱼来得多了,他已经感觉到不舒服了。他的鳞片在脱落,防卫的外衣在变软,这对他来说是可怕的现象,最后一次,他告诉小鱼,他不能再来看她了。
  
  浪花上的小鱼点点头,很乖的,不吵不闹,因为她心里都知道。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一起 晒太阳了,海面上微风轻轻吹着。大鱼的皮肤感觉到了痛,小鱼的心里感觉到了痛。小鱼的眼泪又一滴滴的掉进了海里。她看着大鱼说,“大鱼,我好想和你再吵一架。然后记得你坏坏的样子,就不用想你的好了,就不会很想你很想你了。” 大鱼看着小鱼,慢慢地说,“你是我最讨厌最讨厌最讨厌的小家伙了。”然后他慢慢地把自己沉了下去,闭上眼睛,一片黑色,没有小鱼的声音了,只有海风的呼啸隐隐传来。
  
  大鱼终于回到了海底。很多年过去了。他再也没到海面上去过。因为他是勇敢的大鱼偶尔他也会想起那只小鱼,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了,有没有找到一个快乐的同伴一起玩耍呢,是不是偶尔会想起我呢。也曾托流动的海潮去探问一下她的消息,所有的回复都是,没有见过那条浪花上的小鱼。后来的一天,大鱼出去散步,突发奇想,很想到海面上转转,他向上游着,游到半路上忽然发现一个奇怪的东西,一架倒立的小鱼骨。肯定很多年了,骨都被海水刷成了奶白色了。只是奇怪,她还是头向着下的,仿佛尽管是死去,她也想游到底。大鱼游近了,忽然他不动了,化成了灰他也会认得出她的,这正是那只浪花上的小鱼。她来找他了,但是她太小了,她不能适应这种寒冷,却依然保持她心里的愿望,给这海洋一个倒立的身影,给这海洋一个游到底的决心,也给了这海洋一颗爱着的心。
  
  大鱼抱着小鱼,仿佛抱着一个世上最好的宝贝,最亲的最柔的动作,慢慢的游着,向下游着,向底游着……游着……
  
  没人能看到他的泪,因为他,在水里。

发表评论:

粤ICP备14004068号-1